短道速滑屡因犯规上热搜 争议太多谈何项目魅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17:17

短道速滑屡因犯规上热搜 争议太多谈何项目魅力

2018-02-21 15:45来源:搜狐综合体育短道速滑/短道/王濛

原标题:短道速滑屡因犯规上热搜 争议太多谈何项目魅力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在平昌冬奥会的短道速滑赛场,裁判屡屡成为比赛的焦点。

从韩天宇、武大靖、范可新到女子接力队......中国短道速滑队几乎很难“逃脱”被判罚的命运。

尤其是中国女子3000米接力的成绩被取消后,许多观众都“出离愤怒”。李琰教练眼圈泛红,范可新泪流满面……短道速滑这个小众项目以这样的方式上了热搜。

无论此次中国代表团的申诉结果如何,当裁判成为赛场上的主角,这就注定是一场充满争议的比赛。

  2月20日,中国队选手曲春雨、周洋、范可新和李靳宇(从左到右)在成绩公布后。新华社 图

中国队犯规究竟犯在哪?

2月20日晚间的女子3000米接力硝烟弥漫,中国队和韩国队都对这枚含金量十足的金牌虎视眈眈。

然而,在范可新以第二名撞线后,裁判却判罚中国队犯规而取消成绩。

从比赛录像可以看出,范可新在完成最后一次交接时与韩国队员崔敏静发生了身体接触:她在弯道试图进行超越时,手上有一个轻微的阻挡动作。

而裁判正是抓住了这个动作而判中国队犯规。赛后,李琰也透露,裁判作出的判罚针对的是范可新在中国队最后一次交接棒时与韩国队员崔敏静的身体接触,范可新被判横切碰撞犯规。

“范可新冲刺棒手上有阻挡动作,但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地带。”央视特邀嘉宾王振炀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并不明显的“小动作”,裁判可判、可不判。

国际裁判曲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在比赛中一共出现了4次碰撞点,其中3次与中国队有关,包括小将李靳宇和范可新先后都与对手发生了碰撞。

“在入弯道时,范可新与她(崔敏静)并滑,伸手要进弯道,这里有一个碰撞点。而在范可新在最后准备冲刺的时候,又碰到了一个加拿大非比赛队员,因此受到了阻挡。”

事实上,范可新在阻挡了韩国被判犯规的同时,加拿大队也因那名非比赛队员阻挡范可新而被判罚。

最后,中国队和加拿大队也成了当晚A组决赛被取消成绩的队伍。

  中国被判犯规慢镜回放。

判罚是否存在“一致性”?

从多位专业人士的分析来看,中国队和加拿大队在比赛中的确出现了犯规动作,被判犯规也是依照短道速滑的既有规则来执行。

但问题是,裁判的判罚时是否满足了“一致性”?换句话说,裁判在比赛时是否出现了双重标准,这才是引起不满的根源所在。

“我们没有说我们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但我们觉得裁判在同一场比赛的判罚尺度应该一致,应该有连续性。”赛后,主教练李琰就判罚的一致性再次提出质疑。

如果说中国队和加拿大因为碰撞被判罚的话,那么韩国队在比赛中其实出现了更为严重的碰撞。在第6圈时,韩国的两名队员没有接替上,送棒的人还在过程中摔倒了,并且绊倒了加拿大队员。

赛后,韩国的接力队员崔敏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们在比赛中的摔倒并非犯规,而是“自然而然的摔倒,不是故意的,裁判的判罚是公平的”。

荷兰电视台的评论员克斯特霍尔特认为,裁判之所以没判罚韩国队,是因为摔倒的队员并非主观故意。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短道速滑名将张会,她曾经获得温哥华冬奥会3000米接力冠军。

但也有网友质疑,“主观和客观都是感受,如何区分?被绊倒的人谁来补偿?范可新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阻挡是无意识的?”

美国短道速滑名将阿波罗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坦言,自己不太理解裁判的判罚,“中国队判罚的原因我们现在也不太清楚,唯一的可能就是范可新与崔敏静的那次碰撞。”

但这位名将也认为,短道速滑本就是一项对抗性很强的运动,“这就是短道速滑比赛,大家挨得很近,发生碰撞在所难免,除非有明显的犯规才应该被判罚,中国队并不太明显。”

曲励在不断观看比赛录像后也表示费解。他分析在整场比赛中一共出现了4次碰撞,其中最严重、影响最大的一次恰恰是来自韩国队的那次摔倒。

“如果说中国队和加拿大是因为最后时刻的动作被判罚的话,那么在最后4圈的时候,是韩国队先出现了碰撞,而这个没有被判罚,我觉得就不是那么清晰了。”

  韩国选手与加拿大选手比赛中接触摔倒。

王濛:韩国队疑似未完成交接

除了自己摔倒而绊倒加拿大队员这个行为外,韩国队还存在着另外一个比较有争议的点——队员之间是否交接上。

这一点也是冬奥会“4金王”王濛最为质疑的地方。当天比赛结束后,王濛在社交平台的直播中也提出了对这次接力比赛的看法。

“在韩国交接棒摔倒的时候,是否交接上?这一点我没看清楚。因为接力有规则,两个人在交接时必须触碰到身体,要发生碰撞才算交接完成。”

央视特约嘉宾王振炀也认为韩国队员“疑似未交接”,此外他还提出了韩国队的其他3次可能犯规的地方:金艺珍不交接上跑道,金阿朗摔倒带倒加拿大队,以及崔敏静冲刺棒横切。

王濛还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在没改变冠军的情况下,是否可以不去判罚呢?“从感情角度讲,这最起码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

不过,王濛还是希望大家能抱着平常心去看到这次比赛,并继续关注这项运动。

“这就是短道速滑的魅力,比赛过程惊心动魄,结果有时会出人意料,这就是它被大家喜欢的原因。”

在短道速滑队在平昌遭遇滑铁卢时,网友也开始怀念这位曾经的冰上霸主,就连她曾经的霸气语录和比赛视频也一度上了热搜,“韩国队员听到王濛的名字就胆颤。”一位网友说道。

不过,已经退役的王濛对于此次事件还是比较冷静,“有争议的时候必然会产生判罚,只是判谁的问题。竞技体育就是应该以雄厚的后备力量来支持优异的成绩。”

  2月20日,中国队主教练李琰(右一)在成绩公布后表情沮丧。新华社 图

申诉还未有成功先例

比赛成了裁判的舞台,那就注定会让一方产生不满或留下遗憾。

当晚的比赛结束后,中国队的姑娘们红着眼圈,主教练李琰无奈地摇头,大杨扬满脸的泪水……

在王濛看来,1992年才被正式列为冬奥会项目的短道速滑的确还很年轻,规则发生变化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国际滑联也是为了不断推进项目的发展,你看现在中韩之争逐渐变成了群虎相争。”

而赛后,李琰也表示将提出申诉,不过申诉有用吗?王濛说,短道速滑的申诉在历史还从未成功过。

“2002年的盐湖城冬奥会,韩国选手金东圣在第一个撞线后被取消成绩,之后甚至都申诉到仲裁法庭,但最后依旧是不了了之了。”

李琰也深知申诉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但她就是要想国际滑联要个说法,“这个项目越来越难看懂,对于教练员来讲不知道让运动员去规范什么、回避什么。”

曲励也认为,裁判在本届冬奥会上的判罚十分严厉,之前不会被判罚的那些手部动作这次都被判了。据国际滑联的数据,在20日的比赛前,短道速滑已经累计产生了34次犯规判罚。

对于运动员来说,这无疑是十分残酷的,因为裁判的一次争议判罚,就可能抹杀运动员四年的努力付出。

对于周洋、范可新们来说,她们还能有几个4年呢?

“我很爱这个项目,我很幸运能为国家而战!今天!我们真的滑的很好特别好!可是直到现在这个结果我们都没办法接受!我爱的短道!那个值得我坚持这么久的短道真的不是现在这样!”

赛后,范可欣、周洋、李靳宇、曲春雨都在微博上写下了同样的话。“短道真的不是现在这样”,那么究竟是怎样呢?只能希望国际滑联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