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加深了相互了解(国际论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05 16:02

  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并未签署双方预期的协议,国际社会深感惋惜。值得重视和赞赏的是,朝美双方都愿意就尚未解决的分歧继续谈判,这不仅彰显了双方在继续对话还是重回对抗的十字路口,共同作出了负责任的正确选择,而且标志着长期敌对且错综复杂的朝美关系,被纳入了基于双方相同战略决断的谈判轨道。

  这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以及此前紧锣密鼓的谈判,使双方在实现朝鲜半岛完全的无核化、建立朝美新型关系、推动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这三大问题上,进一步加深了相互了解;双方还就结束两国之间的战争状态、互设联络处等实质性措施,进行了颇具建设性的探讨。正如朝中社3月1日报道所指出的,“朝美元首举行的一对一会谈以及大范围会谈,推动朝美新加坡联合声明的历史性进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对于此次会晤未能签署协议的原因,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是分歧的实质十分清晰,那就是:朝鲜采取什么样的弃核行动,来换取美国什么样的“对应措施”。这个实质性分歧并非首次出现,而是长期横亘在朝美双边谈判中的老问题。

  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朝美就曾围绕无核化以及结束两国敌对状态等重大问题做过多次努力。每次双方谈判取得进展又陷入破裂的原因,都是朝鲜准备采取的弃核措施同美国准备采取的“对应措施”存在较大差别。

  朝美缺乏互信的根源,来自朝鲜半岛迄今一直存在的两种不正常状态:一是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战争状态,1953年签署停战协定至今,直接有关各方尚未谈判建立一个可以取代“临时停战”安排的永久和平机制;二是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冷战状态,半岛和平一直建立在“相互威慑平衡”乃至“相互核威慑平衡”基础上。

  如果不从根本上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不去建立起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就无法在战略信任基础上稳定而可持续地推进无核化;而不实现半岛无核化,半岛就始终不能摆脱基于“相互核威慑”的“核恐怖和平”,半岛就毫无真正的和平可言。

  正是针对朝鲜半岛“核”与“和”两大问题互为前提、相互牵制的困境,中方在六方会谈中主持起草“9·19共同声明”时,就集中了各方共同利益诉求,明确把“直接有关各方另行谈判建立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同实现无核化并列为解决半岛问题的大目标。在朝鲜半岛紧张局势螺旋式升级甚至滑向战争边缘的时刻,中方郑重提出核导活动与联合军演“双暂停”,实现无核化与建立永久和平机制两大问题“双轨并行”的倡议和思路。

  去年以来朝鲜半岛形势朝着积极向好的方向发展,日益聚焦“核”与“和”两大问题双轨谈判的方向。这次朝美最高领导人在河内深入探讨一系列重大问题,客观上为搭建“双轨谈判”轨道迈出了一步。历史地看,去年以来有关各方,特别是以中朝、朝韩、朝美领导人会晤为引领的一系列积极互动,正在推动朝鲜半岛发生历史性、结构性变化。推动这种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决定这种变化结果的,是建立怎样的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

  历史教训深刻表明:一个无核化、永久和平的朝鲜半岛,符合半岛北南双方以及本地区所有相关方的根本利益。正是从这一点出发,中国政府主张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在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同时,建立起半岛永久和平机制。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虽然没有签署任何协议,但双方在半岛无核化以及持久和平这两大问题上的共同利益,决定了两国只能通过坚持不懈的对话谈判解决问题。中国坚定支持朝美双方相向而行,巩固业已形成的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中国也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朝鲜半岛问题错综复杂,朝美矛盾积累半个多世纪,解决起来难以一蹴而就。显然,朝美双方需要通过耐心和循序渐进的对话谈判来解决,尤其是需要把信任措施建设同朝美对话谈判紧密结合。双方继续开展对话协商,对自身、对地区乃至国际和平与安全都是负责的选择,将对务实推动朝鲜半岛的彻底无核化以及构建永久和平机制产生积极重大影响,因此也自然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普遍欢迎和积极支持。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04日 03 版)

(责编:岳弘彬、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