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29 10:37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2018-11-28 22:42来源:体坛新视野足球/特维斯/马拉多纳

原标题: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全文 2504 个字,阅读时间预计 7 分钟。

昨天,南美足协宣布,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第二回合比赛将于 12 月 8 日或 9 日在阿根廷之外的地点举行。为什么一场同城德比要到本国之外的城市举行;为什么这场 “国家德比” 把比赛延期当作儿戏;为什么南美足协无法阻止这样一场闹剧;本该十分精彩的巅峰对决,为什么会成为南美足球的污点?

南美足协发布的公告

为什么比赛改地、延期?

北京时间 11 月 25 日凌晨,这原本是南美解放者杯决出冠军的日子,但没想到这个冠军时至今日依旧 “难产”。当河床与博卡青年这对布宜诺斯艾利斯同城死敌在决赛中相遇,许多人预见了这场对决注定的火爆,但所有人都还是低估了球迷们的疯狂。两队的首回合比赛在博卡青年主场糖果盒球场进行,原定于当地时间 11 月 10 日 17 时开球,但是由于当天暴雨磅礴,比赛不得不推迟到转天进行,最终,双方在博卡主场 2 比 2 战平。

由于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没有客场进球优势,所以第二回合在河床主场进行的比赛对于双方来说都是生死战,也注定会更加疯狂。然而,期待中的精彩比赛没能出现,球迷骚乱成为了对决的主题。尽管出于对安全的考虑,两家俱乐部共同决定禁止客队球迷进入主场,然而在河床主场比赛前,主队球迷还是出现了出格之举。

当博卡青年的球队大巴进入球场区域后,河床球迷向大巴投掷了石头,河床队长巴勃罗·佩雷斯和贡萨洛·拉马尔多两位球员被砸碎的车窗碎玻璃砸伤,为了控制场面,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包括特维斯在内的四名球员受到催泪瓦斯的影响,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多次呕吐。

打碎的玻璃从各个方向飞向我们,如果我的眼睛瞎了,谁能来偿还这一切?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比赛延期到什么时候进行,而是我们怎么可能在一座‘会让我们死掉’的球场里踢决赛?我可不想死。

————博卡足球队队长巴勃罗·佩雷斯

随后有记者了解到,当时为博卡队开大巴的司机表示:“球迷袭击大巴时,我被砸晕了,是俱乐部副主席立刻接管了方向盘,一直到我清醒过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我只记得看见石头向我飞来,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事后,攻击博卡大巴的罪魁祸首也被揪出,暴力事件的策划者是一个名叫 “酒桌醉汉” 的足球流氓组织。比赛前一天,为了确保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的安全,阿根廷警方在一次行动中从 “酒桌醉汉” 组织手中缴获了 300 张准备倒卖的球票、约合 15万 欧元的现金和旗帜、烟花等物品。“酒桌醉汉” 的领袖戈多伊被捕,但由于缺乏证据,戈多伊当天就被释放,警方只能禁止他第二天去纪念碑球场现场看球。结果这个足球流氓组织就在戈多伊的领导下,攻击了博卡青年队的大巴。

意外突发,球员受伤,博卡青年随即申请比赛延期,就连河床队主帅也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比赛对双方来说并不合适,但南美足协却希望两队能够如期比赛。足协的行为引发了博卡全队的抵制,他们拒绝前往球场,南美足协不得不开始妥协,从延期 1 小时到 2 小时,再到宣布比赛顺延一天进行,足协的犹豫对事态的发展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是让几万名主队球迷在球场中被关了近 7 个小时才被放出。根据《阿斯报》的报道,对于博卡球员在南美解放者杯比赛前遇袭一事,国际足联感到非常惊讶,这可能会影响到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三国联合申办 2030 年世界杯。在南美解放者杯发生的一幕已经成为了阿根廷足球的一件丑闻。

为什么这次南美足联要搞 “双标”?

在骚乱发生后,有消息称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曾要求比赛必须坚持进行,但很快他本人对这样的传闻进行了澄清。如今,南美足协已经宣布了第二回合延期到下个月进行,同一时间,博卡青年向南美洲足协发出请求,希望取消河床的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的比赛资格,将冠军直接颁给博卡,因为这样的情况也有先例,而且就是发生在这两支球队间。在 2015 年南美解放者杯八分之一决赛,同样是博卡对阵河床,当时有博卡球迷向河床球员喷催泪喷雾,最终博卡因此被判 0 比 3 失利,而河床则因此晋级并一路夺得了冠军。

如果是博卡,我们已经出局了,冠军是河床的。2015 年在糖果盒,他们判我们输球。今天给我们检查的医生正是当年在糖果盒球场发生胡椒粉喷雾剂事件那天检查球员的医生。当时,他说比赛打不了。可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可他却说我们可以打比赛。

————博卡青年队队员 特维斯

作为博卡青年史上最出色的球星,马拉多纳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为自己曾效力的球队呼吁关注,他的观点和特维斯一样,都认为南美足协应像上次那样处理这次球迷暴乱。

我希望南美足球联合会能以严肃的方式行事,并将解放者杯冠军头衔授予博卡青年队。除了我与博卡有深厚的感情之外,还有一些规则需要被尊重。处罚应当是很明确的,就像 2015 年那样(2015 年博卡球迷用胡椒喷雾袭击了河床球员,随后博卡青年被取消了比赛资格)。我更喜欢在球场上取胜,但当规则被违反的时候,那就理应受到处罚。在我看来这个处罚应该让博卡拿到分。

————马拉多纳

为什么两队的矛盾难以调和?

河床和博卡的比赛为何会如此火爆?因为两队之间的对立源自阶层的矛盾。河床俱乐部诞生于 1901 年,博卡青年俱乐部诞生于 1905 年,成立之初,两家俱乐部都位于平民区。但在阿根廷联赛职业化以后,河床选择到富人居多的地区发展,并逐渐成为了阿根廷最有钱的俱乐部,他们一度被称作 “百万富翁俱乐部”。河床的举动激怒了原来的支持者,他们把河床视作背叛者,而留守的博卡青年就成为了工人的代表。从此,博卡和河床变得势不两立。代表着平民的黄蓝色和代表着中产的红白色,成为了阿根廷足球蓝图里不可调和的色彩,他们之间的对决也被看作是 “超级德比”。

1968 年 6 月 23 日,博卡与河床的比赛在河床的主场纪念碑球场进行,比赛结束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 “12号看台惨案”。大量球迷在 12 号看台的出口处发生踩踏事故,结果导致 71 人死亡,150 多人受伤。大多数死亡的球迷还只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平均年龄只有 19 岁。经过三年的调查,阿根廷政府表示无人有罪,调查无果。自此,河床的纪念碑球场看台再也不用数字进行区分标识。

两支球队之间的矛盾在赛场内外不断延续。2004 年南美解放者杯半决赛第二回合,终场结束前,特维斯打进了一个反超总比分的关键进球,兴奋的特维斯脱掉球衣一路狂奔,并模仿小鸡的动作讽刺同城死敌,当值主裁毫不犹豫地将特维斯红牌罚下。

2012 年河床主场迎战博卡的阿甲联赛,当河床率先进球后,看台上的主队球迷放飞了一个巨大的飞猪气球来讽刺上层看台的博卡球迷。最后,球场工作人员用高压水枪才把这只飞猪打瘪,平息了看台上的骚乱,比赛在暂停 3 分钟后得以继续进行。

今年,河床和博卡在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相遇,是南美解放者杯自 1960 年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同城死敌会师决赛,此前,决赛在同一国家两支球队之间进行也仅仅出现过两次。因此无论对于博卡青年还是河床来说,这都是一场谁也输不起的决赛,因为一旦输球,失败者很难再有机会在同一决赛复仇。但是,无论比赛怎样重要,都不能成为球迷制造混乱的理由,哪支球队也不会想以这样的方式吸引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足球场才应该是他们真正的战场,事到如今,第二回合的较量,又会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呢?

本文系《体坛新视野》微信订阅号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